公告版位
★本部落格內的文章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。 簡單說,只要是非商業性的轉載,請標明出處及我的ID即可,但是不得改作我的文章。至於其餘用途請留言詢問,謝謝! ★本部落格有加入TAAZE讀冊生活行銷分紅,如果您透過部落格連結連結到TAAZE讀冊生活買書,我將獲得紅利,如果不喜歡此機制,可以自行搜尋書籍購買連結,感恩!
 在電腦裡,記事本上,打上自己大學四年的回憶。
卻總是發現,有很多事,是我所不能接受,卻又默默忍受的。

研究所版上曾經有版友這麼說:
「今天不講保不保守之類的問題
而是師範體系就是有辦法把妳變成那個樣子
 就算你大學唸的是其他領域
研究所兩年足以把你搞成渾身上下都充滿著「愛與榜樣」的邪惡」

我心底……居然有高度的認同。
我知道這麼說很多人會很不滿,不滿我「身在福中不知福」,我卻不知該怎麼說這份「福氣」對我而言的意義……

這裡真的病了!
「只是盡可能地用能想到的方法,讓想住的人可以住在一起」的人可以當優秀學生

翻案不成自己組團的旅行可以稱做畢旅

已經決定的事情,下一個出現的一定是「馬後砲」,然後「少數服從多數,多數也要尊重少數啊!」、「多數暴力」……等的字眼就會不斷出現……以為大家的公民都不如他/她(們?)似的~

背地裡抱怨功課多,課堂上卻出聲建議老師不要考試,交報告

設計活動,知道謎底,還大聲搶答,幫助己隊得分,我想,大概是不懂「監守自盜」是什麼意思吧?

做報告有兩種情況:一是自己的部分做完了,於是就開始催趕別人,絲毫不管別人的部分是不是需要你的部分完成才能開始做;二是自己的部分還沒做完,那就全天下都要等你,你慢是理所當然。
討論報告有兩種:心情好的時候,什麼都可以說;心情不好的時候,除了臭臉一句話都不說。
最糟糕的事,是就算以上的狀況發生,大家都不說,於是,我變成「同學」。

規則事先訂出來,不停的詢問,希望有符合條件的人要儘快說,自己不說,等到事到臨頭了,才說「只是事先沒說,難道就不能通融一下嗎?不能有點人情嗎?」,也許你可以試試看,在報考的截止時間後一個小時去電承辦人員,說你只是晚了一個小時,考試也不是今天開始,看他讓不讓你報名?!

還有好多好多,卻讓我停筆不想再寫下去,我怕再寫下去,我會變成就算換了同學,也不想在繼續唸這裡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長夏 的頭像
長夏

長夏。永恆的溫暖

長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oisaniki
  • 再同意不過了 你的說法<br />
    <br />
    雙親和「所謂的同學」兩方夾攻的我<br />
    彷彿只能從懶散三人組身上得到那種抽離的態度<br />
    以及 我家老闆給我的一種近乎將毒液逼出力道般的勇氣<br />
    <br />
    即使如此還是充滿了無力 無奈和悲哀<br />
    <br />
    亟欲脫離開這個場域的我<br />
    現在...<br />
    只有不安<br />
    彷彿早已被腐蝕開來 <br />
    對於剩下些什麼 只有不確定感不斷膨脹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沒辦法 那種「愛與接納」的毒中的很深<br />
    <br />
    (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