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自己所花的四年時光,在這一刻感到非常驕傲;只是想起未來,又會覺得自己是個十足的傻瓜。
從準備教學觀摩開始,到正式上場,大概是2週的時間,而真正工作的時間,也許……2天吧~
我喜歡上台的感覺,再加上課程本來就是我在上,所以,「生疏」是個離我很遙遠的形容詞。
最生疏的部分大概是寫教案吧!所以,這是我唯一有花時間去熟悉的。

很想驕傲然後鼻頭翹高高的說一句:輕輕鬆鬆。
但是其實一點都不值得驕傲,因為對手太弱,跟自己強不強並沒有太大的關係。
而且只要想到未來,就會忽然發現,原來自己和他們一樣,面對的窘境都一樣,並不會因為強或不強而有所改變,很想哭!真的!

從到學校開始,理想與現實並沒有讓我產生太大的不平衡或拉距,一切,我都調適得很好,唯一的不平衡,就是看著我身邊的實習夥伴,然後想著,為什麼他們可以跟我平起平坐?
當我說上面這句話時,不是因為他們難相處或是他們對我不好,相反的,他們對我超好!(因為大家都是哥哥姐姐,我是年紀最小的)

我說這句話,純粹是為了我那些逝去的歲月感到心酸。

原來,只要這樣的程度就能夠畢業
原來,作弊也可以畢業
原來,我的小孩將來也許是這些人來教
原來,我的常識是別人的知識
原來……
太多的原來,讓我對於終於結束教學觀摩沒有喜悅,反而有許多的沈重與不平衡。

我不知道我的夥伴們是不是都有盡全力,如果是的話,我為我們未來的教育感到擔憂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長夏 的頭像
長夏

長夏。永恆的溫暖

長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